一年半前,我和駱鳴通過相親認識。駱鳴不是那種特別愛說話的人,我也是,可我們在一起時卻很聊得來,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。我們很快便確定戀愛關係,駱鳴把我帶回家見他的家人,他們也對我很滿意。

駱鳴家是開網店賣文胸的,而駱鳴是個男孩,他媽就想給他找個願意不上班在他家幫忙的媳婦,所以駱鳴帶我去過他家幾次後,就跟我商量,希望我能去他家幫忙。當時他話說得很好聽,說這樣一來,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就更多了,朝夕相處更有利於彼此之間的了解。原本我是有工作的,可為了愛情,我還是毫不猶豫地辭職,直到我們最後一次分手。我一直在駱鳴家幫忙,每天不是守著電腦賣貨,就是在一旁整貨。那時我想得很簡單,既然在一起了,就應該互相幫襯和照應。可現在回頭看,於駱鳴而言,我們的關係更像是老闆和員工,就算我以女朋友的身份站在他身邊,也不過是個隨時都可以被換掉的備胎。
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
最初三個月,駱鳴待我還不錯,我們如所有戀人般平靜地交往,正如他之前所說,因為工作也在一起,所以我們幾乎形影不離。我以為他的心裡是有我的,還無比憧憬我們美好的未來,可事實卻兜頭給我澆上了一盆冷水。

三個月後的一天,我記得很清,那天我在駱鳴家一直忙到晚上10點左右,而駱鳴從下午就開始睡覺,一直到晚上還沒起床。因為當時外面下著大雨,駱鳴的父母就把他叫起來,讓他開車送我回家。正在酣睡的駱鳴被突然喚醒,心情自然不好,在家就發了火,之後不情不願地送我出門。一路上,他就一直在數落我的不是,說我吵到他休息了,說我一點都不心疼他,我不過辯解了幾句,他就氣急敗壞地嚷嚷著要跟我分手,說以後不准我再去他家。為了跟我分手,他甚至把他和他家人一直瞞著我的事都抖露出來,說他有很嚴重的病。看著他怒火衝天的樣子,我又害怕又難過又委屈,懦弱的我竟不知該說些什麼來挽回這段感情,似乎只有無奈地接受這個結局。

第二天,我沒像往常那樣去駱鳴家幫忙,媽媽看出我不開心,就帶著我出去玩,而駱鳴也真就一個電話都沒再給我打過。難過了有三四天,我以為我們真的就此結束了,駱鳴卻突然打來了電話,讓我回去,我的心已經軟了,可還是沒有一口答應他。之後駱鳴又專門跑來我家一趟,向我道歉。我原諒了他,跟著他又去了他家。
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
經歷了這麼一段小插曲,我以為從此駱鳴會珍惜我,珍惜我們的感情,可誰知我在他心中根本就沒什麼分量。一周後,駱鳴同學的媽媽打來電話,當時我也在,而且電話是我先接的,之後我把電話給了駱鳴,他們通話的時候我就站在旁邊,隱隱約約聽到,同學的媽媽說要給他介紹一個對象。我不由得心生疑惑,駱鳴的同學都知道他在和我談戀愛,怎麼還會有同學的媽媽要幫他牽紅線呢?我問駱鳴是怎麼回事,他裝作一臉茫然的樣子,說他也不知道。

因為經營網店,有時顧客也會加聊天軟體QQ聊天,所以我和駱鳴的QQ都是一直登錄著的。後來,有一次趁駱鳴睡覺時,我偷看了他的QQ聊天記錄。其中,他對他的一個同學說,有沒有合適的女孩介紹給他,還說只拿我當備胎,遇到合適的就會和我分手,遇不到就湊合著過。看到這些,當時我就蒙了。

分手之前我還在駱鳴家,也是無意中看到了他和一個女孩的聊天記錄,言語很曖昧,從中可以看出他們交往已經有半個多月了。我質問他,而他的反應是決絕地將我趕出家門。他父母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他就說了我一堆毛病,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身上。
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不小心看到男友的聊天訊息,得知他竟然只將我當備胎,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曖昧!但沒想到分手之後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!

我的心徹底死了。這之後,我沒再聯繫過駱鳴。原以為,我們再也不會有什麼糾葛。可誰知沒過多久,我開始接到一些奇怪的電話,內容幾乎一樣,罵我是小三,讓我別再糾纏他們的朋友瑤瑤的男友,離瑤瑤的男友遠一點。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瑤瑤的男朋友就是駱鳴。明明是我和駱鳴談了一年的戀愛,被別人破壞了感情,怎麼到這些人嘴裡卻成了我搶別人的男友呢?

更讓我傷心的是,沒幾天,駱鳴也打來電話罵我,威脅我不要再去找別人的麻煩。我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,就被莫名其妙地臭罵一頓。我和那個叫瑤瑤的女孩從未見過面,甚至連對方的聯繫方式都沒有,只是不斷接到一些陌生人打來的電話,罵我是小三兒,怎麼倒成了我去找別人的麻煩呢?

不過,這些困惑很快就有了答案。兩個月前,瑤瑤主動聯繫了我,說之前那些事都是她做的,目的只是讓駱鳴更加討厭我。我問她為什麼告訴我這些,她說她和駱鳴已經分手,所以那些事也就沒必要再瞞著我。我不明白她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,但我也很明確地告訴她,這些都已經與我無關,對駱鳴我已經徹底死心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