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再婚沒有通知他,但是他依然帶著厚禮前去祝賀,沒想到看到新娘後他大鬧婚禮!!
父親再婚沒有通知他,但是他依然帶著厚禮前去祝賀,沒想到看到新娘後他大鬧婚禮!!

當大多數同齡人還在讀書的時候,我已經在父親公司佔了幾百萬的股份。

當大多數人還為開著幾十萬的小車每月省吃儉用還貸款的時候,19歲的我已經有了自己的第一輛法拉利。

我高中是在加拿大多倫多讀的,第二個學期父親來看我的時候告訴我,他和母親離婚了。我並沒感到吃驚,在我的印象中他倆早就貌合神離了,只不過因為顧忌到各自的利益而勉強湊在一起。

離婚前他們早已經雙雙出軌,在那個美好家庭的光環下,大家過著各不相干的生活。現在終於決定離婚,看來是在某些方面終於達成了一致。

父親告訴我,我的股份沒有變化,母親帶走了幾千萬,和一個健身教練去了悉尼。他們離婚對我的影響可以說是沒有,我已經長大了,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和朋友。只要對我利益沒什麼損害,我是不會在意的。

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矛盾,他們生了我,給了我想要的生活。我卻對他們沒有一絲的感激。我想他們甚至是恨我的,因為有了我,才忍受了彼此那麼多年的折磨。婚姻成了一種折磨,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

高中三年級,因為一件小事,我跟同學打架,交了一大筆賠償金后,對方免於起訴,但校方對我做了開除處理。

就這樣我轉學到了紐西蘭的奧克蘭,在這個城市,我認識了珍妮。

珍妮比我高一屆,來自上海。她父親是某地一個局的領導。家境雖然不能和我家相提並論,但也屬於名副其實的中產階級。

最主要的是她溫柔漂亮。認識一個月以後,我們同居了。

雖然之前談過很多的女朋友,但珍妮與她們不同,她不會撒嬌,也不會動不動跟我要禮物。一幫朋友中,只有她不把我當回事,我做的不對的地方,她會不留情面的批評我。她越是這樣對我,我越是離不開她。

珍妮高中畢業後去了去了悉尼讀經濟。我還有一年才能畢業,每天我倆就靠著電話和網路相慰藉。終於熬過了這一年,因為成績不理想,我沒有考到珍妮所在的大學,花錢去了另一所設計學院。

我們之間隔了三個小時的車程。

即使這樣,周末我們幾乎都會黏在一起。

暑假,我帶珍妮去上海見了父親。

那時候父親已經放棄了大部分煤炭生意,做起了房地產。

轉型后的企業越做越大,先後開發了好幾個樓盤。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珍妮提出要在父親的公司學習一段時間,做一個轉型中企業的課題。因為珍妮學的是經濟,父親認為她會對公司發展有好處,所以欣然同意了。我一個人回到了悉尼,珍妮留在了上海完成她的調查課題。

三個月後,珍妮向我提出了分手,我問她原因,她說她已經訂婚了,找到了更合適的人。雖然那時我已經有了新女朋友,但覺得珍妮只不過是吃醋,她是不會捨得離開我的。何況她還在我父親的公司學習,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下。也就沒怎麼在意。依然過著自己的逍遙生活。又過了一個月,那天朋友圈裡姑姑突然曬了一張請帖,父親下周要在上海舉辦婚禮。父親為什麼沒請我呢?怕我分散學習精力?還是覺得自己再婚我會反對,故意隱瞞了消息?

我決定給父親一個驚喜。

我按照姑姑曬出的請帖時間訂好了機票,還給未來的繼母買了限量版的包作為賀禮。兩天前的晚上,我飛回上海,為了製造驚喜,沒有回家,而是入住了酒店。婚禮那天中午,我換上了嶄新的禮服,來到舉辦婚禮的三樓貴賓廳。剛準備進門就看到了門口高大花束旁的巨幅婚紗照片。

和父親甜蜜的依偎在一起的那個穿婚紗的女人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女友珍妮!!

我以為我看錯了,又仔細看上面的名字,沒錯,是她!條幅上寫著「祝宋總,珍妮小姐新婚愉快!」我跑過去,一把扯爛了照片,轉身就往貴賓廳闖。大廳裡面已經坐滿了人,聽到我的吵鬧聲,保安過來推我,被我一個耳光扇了過去「我來參加我父親的婚禮,怎麼不能進?」

熟悉的親戚看到我火氣衝天的衝進來,連忙過來拉我「子坤,你不要衝動,今天是你爸大喜的日子,你爸和你媽都離婚了,大人的事你不要管!」「大人的事我不管!可自己的事要管!他娶別人我不管,他為什麼偏偏娶我的女朋友!!」眾人愣住。

我不管這些了,什麼家醜不可外揚,他當父親的連自己的兒媳婦都能娶,還要什麼臉?!我現在最想見的就是珍妮,即使不和我在一起,她必須給我一個解釋!「珍妮!你給我出來!!」我叫了一遍又一遍,也不見她和父親的影子。

估計早有人通知了還沒到場的父親。見不到人,我把所有的火氣都發在婚禮宴席上,幾十桌酒席被我砸爛了,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。

我筋疲力盡的時候,父親終於出現了,拍著我的肩膀讓我聽他的解釋,有什麼好解釋的?我過去就踹了他兩腳!珍妮最終躲著沒出現,如果出現,我發誓她的下場會更慘!第二天,我就訂了機票回到悉尼。

姑姑打電話說父親怨我搞砸了他的婚禮,害他得罪了不少的朋友,他要中斷給我的經濟支持。

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?沒了錢,我什麼都不是。可為了錢,就要接受以後管自己的女友叫母親的現實。我該怎麼辦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